好消息來了,我們又如何回應?

近日,忙著應付期刊主編的要求,重覆修改文章,有時,很想快一點遞交,雖然還有時間(2月10日是死線),但我就是這樣,有點不切實際的完美主義,不論是文章用字、句法,也想寫很好一點。我經常覺得,寫英文好的人不是讀語言學或理科那批人,而事實上,以Introduction, Literature Review, Theoretical Framework, Methodology, Analysis, Discussion, Conclusion的標題去寫文,真的是十分沉悶。相反,寫藝術、社會理論、神學、基督教信仰的人的文筆真的是出神入化,看N. T. Wright, Philip Yancey等的文筆就一清二楚。

在趕稿時,間中閱讀一點不是自己範疇但又有趣的東西,我覺得,這是對學術生活裡十分重要,例如,讀一點神學或釋經學,在YouTube看看別人的分析。YouTube有一個頻道,我是頗喜歡的,是英國一間已關閉的神學院St John’s College, Nottingham的Timeline Theological Videos,內裡有很多豐富的資源,包括歐陸哲學、聖經新舊約導讀、各派的神學等。

故此,不如,今篇不談工作,不談政治,就講我在Timeline Theological Video看到的一段,關於新約聖經馬可福音(the Gospel of Mark)的講解,平日的讀經計劃也剛好完成了馬可福音。講者是Paula Gooder,現於英國聖公會於倫敦的聖保羅座堂(St Paul’s Cathedral)牧會。Gooder其實沒有對馬可福音提到任何新的神學觀點,但對我來說,特別的,是她運用了一些讀者反應理論(reader response criticism)的閱讀技巧,細心留意這卷福音書的用字,編排,梳理全卷書的結構,聽完她的講解後,覺得馬可福音十分特別。

The Gospel of Mark – an introduction by Paula Gooder (Part 1)
The Gospel of Mark – an introduction by Paula Gooder (Part 2)

首先,Gooder指出,馬可福音第1章,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and immediately’重覆出現了三次,包括:

and immediately he called them(耶穌隨即招呼他們。)(1:20)
and immediately on the Sabbath he entered the synagogue and was teaching (到了迦百農,耶穌就在安息日進了會堂教訓人。)(1:21)
and immediately he left the synagogue (他們一出會堂)(1:29)

Gooder引用的是ESV,這”and immediately”在NIV及和合本未能突顯的,而馬可福音很像是很趕快地寫成的,故此,她建議,讀者可以嘗試一口氣讀完16章。Gooder認為,要了解馬可福音的神學,可嘗試從他的敍事技巧,他的神學是透過敍事手法去表達的。而Gooder認為,馬可福音雖然只有16章,四福音裡是最短的,但閱讀時,必須要留意一些細微的地方,例如,在第6章敍述耶穌餵飽五千人,39節說,Then he commanded them all to sit down in groups on the green grass(耶穌吩咐他們,叫眾人一幫一幫地坐在青草地上。)為什麼是青草地上?近東一帶,其實十分乾旱,沒有很多時間是有青草的,所以,馬可的敍述能交代了,究竟何時耶穌餵飽了五千人,所以,馬可的寫作手法也應該值得細心留意。

首先,Gooder認為,全卷馬可福音描述了不同的人物,馬可針對著不同組別的人對耶穌的反應是怎樣。她把人物分為三大組:1) 文士及法利賽人,2) 群眾,3)門徒。首先,文士及法利賽人,對耶穌的態度是否定、消極的,這一點,與約翰福音不同,約翰筆下仍有願與耶穌談重生的尼哥德慕,但馬可筆下的文士法利賽人全對耶穌是消極的。第二,群眾對耶穌的所作,他們的反應就是marvelled, amazed,如5:20節說,「眾人就都稀奇」,或6:2,「眾人聽見就甚稀奇,說:這人從哪裡有這些事呢?所賜給他的是什麼智慧?他手所做的是何等的異能呢?」第三,雖然耶穌呼召門徒,但馬可筆下的門徒其實對耶穌所做的事,是不理解的,例如,第14章,有個女人澆香膏在耶穌頭上,有幾個門徒問,「何用這樣枉費香膏呢」,馬可突顯門徒的遲鈍,其實,他們不理解耶穌所作的。

為什麼馬可這樣寫這本福音書?其實,好像說,不論是第一、第二、第三組人,馬可好像說,這三組人對耶穌的回應,並不理想。而馬可也可能問,讀者們,這三組人對耶穌的回應是不理想的,那你的回應又是如何?為什麼Gooder有這種解讀?是不是她只硬要套用文學理論去釋經呢?

如仔細看馬可福音的結構,Gooder是有理由這樣去解釋馬可的神學觀。首先,馬可福音1:1開首便是The beginning of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the Son of God. (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福音的起頭。)Gooder認為,這其實就是全書的標題,一開始,便直接交代福音的內容,省略了耶穌的家譜、早年身平等。讀過馬可福音的,也知道,其實16:8節便是完了,9-20節是後人加上去的,不論在文筆、手法、英文又好,中文和合本也好,與之前的不同。換言之,16:8節,「她們就出來,從墳墓那裡逃跑,又發抖又驚奇,什麼也不告訴人,因為她們害怕。」其實是故事的結尾。用今日的角度說,如馬可福音是電影,這結尾是十分懸疑,好像告訴觀眾,有下集。為什麼馬可這樣結尾?我記得上過馬可福音的主日學,曾有過一個大家當笑話的解釋,就是,馬可當時不夠草稿紙,所以就這樣完了,當然,這只是一個笑話而已。如1:1說,這是福音的開始,那麼,結尾,會否由讀者們繼續編寫下去呢?Gooder是有理由這樣解的,16:6-7說,

那少年人對她們說:「不要驚恐!你們尋找那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他已經復活了,不在這裡。請看安放他的地方! 你們可以去告訴他的門徒和彼得說:『他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裡你們要見他,正如他從前所告訴你們的。』」

And he said to them, “Do not be alarmed. You seek Jesus of Nazareth, who was crucified. He has risen; he is not here. See the place where they laid him. But go, tell his disciples and Peter that he is going before you to Galilee. There you will see him, just as he told you.

Go, tell! 傳福音。但又回到上述所說的三組人,他們的反應又是怎樣?Gooder說,門徒當時有機會向耶穌學習,但當時,他們沒有立即去go and tell,甚至很多時不明白耶穌做什麼,或解錯了耶穌的意思或覺得害怕、迷惑。法利賽人文士的反應是敵對的,即使,其實今天也有不少人是這樣,。16章,兩位馬利亞知道耶穌復活,但她們的反應是很驚恐,run away,當然,我們事後知道他們將復活的好消息傳遍。但對Gooder來說,這樣的結尾,馬可有一個目的,就是:讀者們,你見到耶穌時,除了上述三類人的反應外,你的反應又會是如何呢?

另外,從第4-8章,分別有三個耶穌與門徒到達海邊的場景,而三個場景中也夾著耶穌與群眾相遇的另一段插曲,中間與耶穌相遇的人,由三個,轉變至兩個,最後一個。結構上,可以這樣分類:

  1. 4:35-41 耶穌平靜風和海
    – 格拉森被鬼附的人、患血漏的女人、睚魯(共3人)
  2. Mark 6:45-52 耶穌履海
    – 希臘人屬敍利非尼基族的婦女、耳聾舌結的人(共2人)
  3. Mark 8:14-21 耶穌在船上囑咐門徒要防備法利賽人和希律的酵
    – 伯賽大的瞎子(1人)

Gooder有了一個很大膽的想法,就是,這五個人,雖然不是法利賽人,不是文士,不是門徒,但他們知道耶穌是誰,而這五個人,也是當時猶太人社會上的邊緣人。Gooder對馬可福音的釋經,或多或少放了一些後結構主義及女性主義的元素,我自己認為,這些邊緣人未必能清楚表達或知道耶穌乃是基督,但至少,他們知道,耶穌能幫助他們。而奇怪的是什麼呢?在馬可福音裡,耶穌行完神蹟時,經常告訴別人,不要告訴其他人他的真正身份乃是彌賽亞。(詳參:1:43-45; 8:29-30)而且,馬可福音是比較多敍述耶穌講過的比喻,在4:11說:「耶穌對他們說:「神國的奧祕只叫你們知道,若是對外人講,凡事就用比喻」。用學術的術語說,這是Messianic Secret。用今日的角度說,假設,有人行了什麼神蹟,第一時間,自然反應是Instagram或Facebook live,人始終是高調行事,正如,基督徒傳福音,生命得到改變,自然會到處宣講佈道,講自己得救見證,但,用馬可所描述的角度來看,耶穌叫人不要到處張揚,好像有點不合符情理。

8:17-18說:「耶穌看出來,就說:你們為什麼因為沒有餅就議論呢?你們還不醒悟,還不明白嗎?你們的心還是愚頑嗎? 你們有眼睛看不見嗎?有耳朵聽不見嗎?也不記得嗎?」其實,文士、法利賽人、外邦人、門徒、瞎子、患血漏的女人,誰是「有眼睛看不見」、「有耳朵聽不見」、「不記得」的呢?又如耶穌的比諭一樣,他就是不會給一個清楚的答案,讓大家去估吧。也可能就是這樣,其實,馬可福音是很特別的一卷書,比約翰福音更特別。

對我來說,又有什麼反思的位呢?坦白說,不論你是自由派、保守派、福音派、基要派、甚至無神論,我都相信,我這個領受是合理的。很多時候,我都比較喜歡崇尚名氣,有牌子、學術地位高超的,就是好東西,但混在學術圈子久了,其實也知道,很多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求爭取續約或研究基金,就不斷寫文,但寫一些自己不相信的東西。(還記得,張五常曾經向年輕學者挑戰:你自己寫的東西,你自己是否相信?)我敢相信,神學也是相差無幾。返我教會的人,他們其實不是什麼大學生,有維修冷氣、有做傢俬的(當然,在澳洲,藍領的收入是很好的),其實,很多時,我發覺我自己返教會也帶有一種階級觀念,例如,初到教會時,知道傳道人比我更後生,那時,我心底裡有一個高傲的反應,就是,「吓?你91年出世,做傳道人?Who are you?你睇過莫特曼未?你知唔知我讀過乜乜乜乜?」人就是這樣,可能,我就是福音書裡所描述的門徒,以為自己okay,但其實,對很多事情,一點也不明白。

近來,反而喜歡看得救見證,比較有血有肉。還記得,有一集,很深刻印象,內容講述一位女小巴司機,因為我之前曾搭那路線,由將軍澳往新蒲崗,原來,她有這麼不堪的過去,婚姻不如意,做過「魚蛋妹」(我也是google才知道意思)、夜總會媽媽生,怎樣由過去的種種不堪經歷信仰的真實,說實話,如我是她,沒有這勇氣講見證。但馬可福音告訴我們什麼?其實,在香港也好,別處也好,有很多人,是我們輕看的,例如,這小巴司機,或瞎子、患血漏的女人、瞎子等,但可能,他們更經歷信仰的真實,相反,我這中產基督徒,好像門徒那般,經常問「點解」,有眼睛不能見,有耳朵但也聽不見。

當然,要小心分辨,Timeline Theological Videos這頻道的內容學術性十分濃厚,例如,有傅柯、德里達、德勒茲、拉岡、笛卡兒等的哲學介紹,沒有太多實踐性的內容,而且有些神學角度也比較開放,例如,片中有學者介紹德國納粹黨員斯密特(Carl Schmitt)的政治神學,我個人覺得是很危險的,曾於中聯辦任職、現在在北京大學任教的強世功,就被視為是斯密特的重要推手,故此,如有人說《白皮書》及「全面管治說」是強世功寫的,我不覺得驚訝。而學術上,從知識生產及交流的角度看,有趣的,是為什麼國內的學者常常把西方理論照單全收,不論是Bourdieu、Marx,這是一位前輩、導師的前同事,日本京都大學高山敬太教授在澳洲工作時,對在這裡研究的亞洲學者的觀察所得。

故此,Timeline Theological Videos與一般以培訓教牧人才的神學院有異,也與我們在教會所領受的有很大差別,如沒有穩固的根基,其實很易走火入魔,或陷入如巴刻(J. I. Packer)對平信徒閱讀神學的警告,就是,如我們誤以為讀了神學哲學就是高人一等,這是危險的試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